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动态 >

北京摇号新政出炉,有人欢喜有人忧

临近年终岁尾,北京市出台的摇号新政,为无车家庭带来利好的同时,也给当地车市带来一波震荡效应。 12月7日,经过近半年的意见收集和调查研究,修订后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

  临近年终岁尾,北京市出台的摇号新政,为无车家庭带来利好的同时,也给当地车市带来一波震荡效应。

  12月7日,经过近半年的意见收集和调查研究,修订后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与《〈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正式发布,并将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其中明确,将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以上在北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但此举让普遍通过“背户”经营的中小二手车商备感困扰。

  “新政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但应该侧重于使用更经济的办法和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来综合治理拥堵,而不仅仅局限于限号限行,同时应尽量避免给相关行业带来不利影响。”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所言,视角更为宽广。

  ►新政掀起过户潮

  “再冷也要抓紧来排队过户,再晚几天恐怕就赶不上了,我名下现有三个指标,其中一个过户给我儿子,一个给媳妇儿。”新政发布的第二天,于先生就开车带着家人来北京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办理指标过户。他之所以如此着急,是因为如果在月底前没有将名下的两个指标过户的话,新政一旦实施后,这两个指标对应的车将无法更新,指标也将随着车辆报废而作废。

  “按照新政规定,一个人名下拥有多辆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车辆更新时只能选择其中一辆申请更新指标,其余车辆不予办理更新指标。允许车主向其名下没有本市登记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过户,除了夫妻关系,子女和父母要符合在本市居住、亲属关系存续期满一年的条件。”亚运村汽车市场内一家二手车店的负责人郑勇道出了此次新政中的关键点。他接着跟记者说,这几天天气愈发寒冷,看车客户本来很少,但新政发布后,市场内一下热闹了许多,都是前来办理过户的人。这段时间,北京车市肯定会火一把。

  “岁末年初之际,二手车市场的交易量有望冲高。”北京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的商户崔长丰告诉记者,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二手车市场一直不景气,交易量持续走低。而现在一人多指标的车主,如果有难以过户的指标,就需要到二手车店里进行交易。

  眼下,很多习惯了互联网交易方式的车主,更倾向于通过线上方式交易二手车。其中,像瓜子等都可以提供C2C模式的二手车交易,通过电商和线下实体店结合,还可以为用户提供周转车牌租赁服务。但是,新政实施后这样的做法可能就行不通了,只靠人数有限的二手车商接收更多的租赁指标,将不符合新政的规定。“这给二手车行业提出了新的难题。”他说。

  年底迎来购车小高峰

  “新政发布后,来看车的顾客突然多了起来,来店里看车的大多是刚办完过户拿到指标的人。”记者在一家4S店采访时,该店经理林先生告诉记者,新政在客观上拉动了新车消费。

  据了解,近来因为新政原因到4S店购车者中,以年轻人为主,多是从父母辈那里过户接到的指标,而且其选购目标大多以中端品牌为主,不乏中低端品牌的车型。“这波过户买车的客户主要还是想买辆车把指标先占上,因此不想花费太高。”刚拿到过户指标来看车的钱先生,向记者坦言道。

  “现在仍然可以租赁牌照,如果有指标又暂时不想买车的,可以把指标租给我们,我们再转租给需要的人。”另一家4S店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听到记者说明自己没有指标时低声解释说,租赁牌照虽然违规,但因为北京指标实在紧张,租牌买车很普遍。

  “摇中号真的太难了。”几位受访的上班族表示,很多人从2011年开始摇号,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事实上,北京市一直在努力为居民解决“摇号难”的问题。今年8月1日起,北京市增发了两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面向无车家庭。从公布的摇号注册时间看,入围家庭没有2018年之后注册的家庭,多为2011年、2012年就开始摇号。但是,面对庞大的摇号群体,两万个指标仍然是杯水车薪,难以满足现实需求。

  很多人注意到,新政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新政的目的,就是让一人拥有多辆车的车主把多余的指标退出,让更多没有车的人享受指标。通过这样的调整,使北京市车辆的拥有结构更加合理。”招商证券分析师许绍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政的目的就是要在总量不增加的情况下“劫富济贫”,将指标的社会资源交还给社会,让给更多的无指标者。如此一来,短期内在一定程度上会促进汽车消费,这也是新政发布后持有过户指标到4S店购车者增多的原因之一。

  “新政客观上起到了拉动消费、活跃市场的作用,再一次释放了发挥政府作用推动市场繁荣的积极信号。”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二手车交易难题待解

  “此次出台的新政直指这些年来北京‘摇号难’引发的牌照租赁、背户买断、假结婚、假诉讼等种种乱象。”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记者表示。

  来自北京警方的通报称,今年11月,北京警方抓获了上百名通过假结婚方式过户车牌者,其中也涉及在4S店购车、二手车交易中提供过户车牌者。警方称,近年来以结婚为手段过户京牌指标的情形持续高发,其中一位女性结婚离婚达到28次。

  摇号政策实施后,非法“租牌照”的问题屡禁不止。在4S店或二手车市场,都有违规提供牌照租赁的业务。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介绍,一般租赁北京牌照的价格在每年2万元以上,一般是有京牌的4S店或二手车商提供牌照,租赁价格为每年1.2万元左右,而租赁者要给中介交纳押金、保证金、中介费等费用。此外,此前非法买卖京牌的价格已炒到10万元。

  “新政实施后,相关的假结婚、4S店或二手车商租赁京牌以及非法买卖京牌的行为都将得到遏制,尤其是此前有个别4S店或二手车商寄希望于通过各种手段囤积牌照、进行非法买卖的渠道被彻底堵住。”许绍咏表示。

  但是,新政也给二手车市场带来了新的难题。“新政规定,一人名下只能有一个指标,这将导致不少二手车商手里用于周转的指标无法使用。”做二手车生意十多年的崔长丰说,二手车商手里会囤不少指标,尤其是在北京,车商手头的指标普遍更多,因为收购二手车转手再卖的这段时间,要第一时间把指标腾出来不影响卖家购车,所以,二手车商要将需要交易的二手车先转到自己名下,再过户到购买该辆二手车的买家名下。但是新政把这条路堵住了。“建议政府考虑在新政实施前,是否应该先解决二手车收购的临时产权问题,否则二手车交易就没法做了。”他无奈地说,“我名下多出来的10个指标,年底前必须都转出去,明年的收车数量和交易效率肯定受影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称,该协会在2015年就向公安部提出“建立二手车临时产权登记制度”的建议,让二手车进入流通环节时对产权进行临时登记,为赋予其商品属性。如此一来,就能解决二手车商的指标之困。

  然而,记者在采访时听到多位二手车商的抱怨,如果行业呼吁多年的二手车临时产权政策迟迟未能出台,车商可用于周转的指标又大量减少,势必会迫使二手车商将车直接过户到外地、绕开北京交易的难题,这将大幅增加二手车的交易成本。像这样把手续从外地再转回北京,每辆二手车将增加交易成本约1000元左右。
 

广告位

为您推荐